双十一上的严肃卖家:法院上天猫拍卖房子 八折出售

  苏州市姑苏区法院执行局的和们,已经连续加了好几天班。11月11日,他们将参加天猫网组织的“双十一”集中拍卖变卖活动。法院的网拍小组正在进行参拍标的资料整理的最后冲刺房子、车子的评估数据、影像资料以及网络“广告”。“包括苏州在内,这场网络拍卖会的规模预计比线下一般的房交会、车展还要大。”一位业内人士预计。

  在最高强调“阳光司法”和“互联网思维”的今天,跨省域、跨时段的司法拍卖正在互联网上进行,银行可为买受人提供最高七成的按揭贷款。经济观察报独家获悉,截至2014年10月,浙江,江苏、河南、福建、贵州、等6省市全部入驻;广东等14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进行了试点,合计覆盖中国近2/3的省份。

  在“双十一”来临前,天猫网在全国布局的拍卖业务悄然就绪。天猫网已经交下了全国560家法院的朋友。当轻松的“天猫体”遇上威严的法槌,会发生什么?

  “威严”的卖家

  “超值二手车,低价拍卖”“司法房产,底价拍卖”“银行资产处置,超值拍卖”,11月4日,天猫网的司法拍卖频道上,一幅幅置顶宣传图闪动着。它们指向一个熟悉的日期“11月11日”。这是天猫网的“拍卖会”团队,专门为法院系统开发了网拍系统。

  不用到拍卖行现场,竞拍人隐去身份,通过随机产生的代号参与竞拍,网拍带来了全新的规则。天猫网列明的竞拍流程包括:阅读公告联系法院证金出价竞拍竞拍成功线下提货。

  这两年来,天猫团队拍卖过的东西五花八门从苏州工业园区某破产公司的6条金龙鱼(即“风水鱼”),到江苏宜兴市法院拍卖过的1万头生猪,甚至是河南通许县法院拍卖过的10棵桐树

  但有时也不能太“轻松”。天猫团队资深运营专员毛皓笑着说,天猫网开创了“亲”、“包邮哦”等网络语言构成的“天猫体”,但司法拍卖页面还是制作得更像网站一些,使用红底白字的题头,挂上“天平加华表”的徽章,还不忘写上“公开、公平、”六个大字。

  虽然这个特殊的卖家更强调“司法威严”,用户体验却不能丢。“司法拍卖的互联网化需要一个磨合过程。”毛皓回想起,一开始,们习惯于用车牌号、房产面积来描述参拍标的,但竞买人关心的汽车品牌、房产地段等信息却得不到披露。如今,天猫网和各省法院正联手修订网拍商品的信息披露标准。

  “我们和们实时在线,实时沟通。”毛皓的同事、拍卖团队运营专家林好说,广东中山、江苏常熟等地的法院,在信息披露方面做得很好,他们正要把这些经验编入月报,免费发给所有入驻法院。

  让毛皓的是,他的卖家伙伴们“人少案多”,一个人要承担接待竞买人、登记标的信息、接受在线咨询等各种杂事,硬是扛了下来。作为回报,天猫网为这次合作投入了服务器资源、流量资源、人力资源,还与浙江省高院达成了平台运行“零佣金”的合意。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9月底,浙江省为当事人省下佣金4.1145亿元。

  林好说,天猫网司法拍卖,目前每天有80万的固定访问人群,买受人可通过电脑、手机、平板电脑等设备参与竞价,随时随地,想拍就拍。同时,千万级大额金冻结、支付、转账均由系统完成,杜绝人为操作空间。

  浙江高院提供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9月底,网拍成交率达到89.6%,成交拍品的平均溢价率47.08%,分别比委托拍卖机构拍卖提高了13个百分点和25个百分点。

  网拍防腐

  以前,作为浙江高院执行局副局长,聂纵和他的同事们常被竞买人和被执行人“扣帽子”:“标的拍高了难以变现,干着急;拍低了说我们贱卖涉诉财产,清偿债务后把钱两头不讨好。还是让电脑程序说了算,法院少了,更加省心。”

  聂纵介绍说,1998年,最高确立了委托拍卖制度,健全了司法拍卖程序;但随着司法实践的不断深入,委托拍卖制度也日渐凸显出处置周期长、费用高、易产生寻租等难以克服的弊端。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浙江率先了网络司法拍卖之。

  2014年前三季度,浙江省共有103家法院进行了天猫网线上拍卖,完成了7004件拍品的拍卖,总成交额139.9亿元。拍品种类五花八门,有车辆、机器设备、工业原材料、废旧物资等动产,也有住宅、厂房、商业用房等不动产,还有土地使用权、公司股权、排污使用权等非实物。

  不过,网拍不总一帆风顺。第一轮网拍一旦出现流拍,会进入下一次拍卖的程序。不动产三次流拍、动产二次流拍后就会进入到变卖程序,如果变卖不掉,就只能以物抵债了。为了避免多轮流拍,今年初,温州中院和鹿城区法院率先搭建了网拍房产的按揭平台,破解了房产网拍一次性付款难的问题,提高了网拍房产的成交率。

  记者查询息获悉,浙江、江苏等省份已有多家法院试水网拍房产按揭,浙江全省已有10个中院与房管部门及银行签订了纪要。中国银行杭州分行庆春支行俞经理告诉记者,即便是在北、上、广等尚未放开楼市限购的一线城市,司法网拍也不受“限购令”影响;而对于拥有本地户籍、符合社保缴纳的买受人,首套房可按揭70%,二套房可按揭30%。

  们承受的重压,还源于长期以来对司法拍卖的诟病。最高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曾指出,近年来全国法院查处的违法违纪案件,“近70%集中在民事执行领域,而其中约70%又发生在资产处置特别是司法拍卖环节。”

  聂纵介绍说,互联网不受地域、信息功能强的特点,最大限度地披露拍卖信息,公开司法拍卖从启动到结束的全过程,极大地压缩了人为操作空间。与此同时,用计算机程序代替拍卖师,实现报价、匿名竞价、自动确认拍卖结果,任何网民都能围观网拍全过程,没有任何门槛。

  截至2014年10月,已有、浙江,江苏、河南、福建、贵州6个省市的法院已经全部入驻天猫网;另有广东、云南等14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进行了试点,全平台入驻法院总计560家,完成了54637次拍卖。

  据浙江高院统计,截至2014年9月底,平均每件拍品有3693人次围观;平均报名人数5.7人,是委托拍卖的2倍以上;省外买受人1483人,占买受人总数的28.43%。

  近日,最高院长周强对浙江网拍模式指出:“从浙江等地法院的做法看,网络拍卖模式有助于实现案件管理系统和拍卖交易平台的对接,提高执行效率,有助于杜绝幕后行为,减少司法,有助于降低拍卖成本,满足当事人最大限度实现胜诉权益的需求。”

  聂纵透露,截至目前,尚未接到过对网拍中暗箱操作、贱卖拍品的反映和投诉。基层法院也普遍反映,委托拍卖时,总有一些人到法院打听涉诉财产拍卖的“内部消息”,如今这种现象已几近绝迹。

  网拍套利者

  在杭州经商多年的温州人杨银舜(化名)没想到,自己成了网拍套利者的“猎物”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,一纸网拍代理协议,让房产中介、投资公司赚走约10万元的差价。

  “你出价再高,还是会被屏蔽掉,(网)拍不到房子的。我们和法院有关系的,你只能让我们帮你搞定。”急着给儿子买房的杨银舜经华邦地产两名中介的介绍,了杭州宏旭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上述“忽悠”,委托其参拍一套司法拍卖房。代理合同的总价210万,但网拍的实际成交价仅为188万,扣除对方支付的交易税和工本费,华邦地产和宏旭联公司赚取了10万左右的差价。记者了解到,涉案的宏旭联公司员工被处以司法15日,该公司被处以罚款30万元;将法院查封房产换锁并撕毁封条的中介人员也被处以司法。

  “不止是他,杭州好几个买受人都与投资公司签订了网拍代理协议。他们普遍年纪较大,对电子商务不熟悉,没意识到自己可以直接登录天猫网参与竞拍。”杭州市江干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汪骏华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说,房产中介、投资公司之所以敢于铤而走险,受竞买门槛较高,当前房产网拍成交价比市价便宜10-20%,形成了一定的套利空间。

  眼见低市价、可按揭、不限购,套利者来了。一名职业买受人在群“司法拍卖买受人群”中抱怨:“网拍也不容易买到便宜货。”他看到,几家公司作为债权人起诉了参拍车辆的原车主,法院查封了车辆并进行网络拍卖,这些债权人“找托儿”把价格抬上去,因为成交价越高,债务完全清偿的可能性越大。

  但聂纵认为,司法机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,去中介、投资公司等机构竞买人参与网拍。“我们希望竞买人越多越好,只有成交价提高了,才能实现涉诉当事人的权益最大化。”聂纵说。

  也有市场人士不看好网拍套利空间。听着QQ群里同行们“刷屏”热议网拍房产获利,资深竞买人土豪他爹(网名)就显得很淡定:就算把拍卖从线下搬到了线上,还是有风险的。

  越来越多参与网拍的省份把“丑话说在前”。如在拍卖文件中注明“该房屋由被执行人居住使用,无房屋钥匙,不能看房,不能交付。”或者在“租赁情况”一栏直接注明“带户(法院不负责清场)”。

  对于以上顾虑,聂纵则认为,有些涉诉财产确有瑕疵或负担,但在拍卖公告期间都会,参拍人只要了解清楚,就可以避免风险。浙江法院推行网拍两年多来,因拍品瑕疵而发生争议比例很低,且都得到了解决。他,参拍人报名前要认真研究拍卖公告、竞买须知等法律文件,有疑问的要向拍卖法院咨询,拍品价值大的要到现场看样,做到心中有数。万一真的发生了纠纷,可向拍卖法院提起执行,分清责任,根据法律和司释进行解决。

  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凤凰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发表回复